大公國際信用評級集團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集團新聞 > 大公動態
大公動態

貿易戰下的信用暗潮 經濟推升需要評級新標尺

發布時間:2018-06-28 09:14:33    點擊量:

  從中美貿易摩擦開始,美國通過對外提高關稅和限制進口不斷實施經貿領域的制裁和報復行動,從中國到歐盟,從加拿大到日本,美國總統特朗普“開罰單”的對象已經不僅是快速崛起、經濟體量直追美國的中國,更進一步擴大到傳統意義上的“盟友”,就像一部開足馬力全速運轉的列車,孤注一擲地碾過一切有可能挑戰美國利益的輪下之沙。然而特朗普奉行的保守政策和“美國優先”的價值觀并未給美國帶來實質性的復興,遑論幫助世界經濟重回2008年之前的盛世。今年入夏,美國十年期基準國債收益率破三,創近七年來新高,全球資本市場彌漫著美國經濟增長承壓的氣氛,世界經濟可能因此陷入再次爆發危機的陰霾。

  打造更為開放的注重互利共贏的經濟體系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目標,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正是為避免世界經濟重蹈2008年金融危機覆轍而誕生的中國智慧。大公是這一偉大構想的踐行者,運用信用評級揭示風險,直指錯誤評級思想弊端,維護經濟安全、穩定發展,大公改革國際評級體系和實現數字評級變革的一個又一個信用思想火花的迸發,在世界經濟治理體系重塑的道路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國際金融危機暗流涌動

  在今年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特朗普曾經在演講中引以為傲地夸耀在他的任內美股一路飛漲,仿佛健康、強盛的美國經濟再次站到了引領世界經濟走上新高度的起跑線上。然而,作為反映美國經濟最深刻和準確的晴雨表,美股往往在美國與其他國家發生貿易摩擦時表現低迷,而在美國愿意坐下來談判時又生機盎然。盡管發動貿易戰被特朗普看作其“美國優先”戰略中最強勁和有效的一拳,但投資人對貿易摩擦和進而可能帶來的國際爭端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明顯缺乏信心,而反復無常地背棄約定和心口不一也讓投資人對于特氏美國的政策連貫性和潛在的政治風險難以安心。從反映在資本市場上的表現可以看到,今年5月中旬,美國十年期基準國債收益率飆至3.048%,創下了自2011年以來的新高。一向被譽為無風險投資的美債收益率走高,意味著資金從美股抽離,一旦美股連續暴跌,美國經濟空心化和泡沫化的弊端將進一步顯現。

  無論是摩根大通還是高盛,此前都預計10年期美債將在今年維持3%以上的水平,而一旦美債收益率出現倒掛,美國經濟將面臨比2008年更加危險的境地,對于世界經濟而言,新的金融風暴正在特朗普政府和華爾街的雙重作用聚集能量,醞釀著一場似曾相識的金融災難。今年1月16日,大公對外發布下調美國主權信用等級報告,決定將美國本、外幣主權信用等級由A-下調至BBB+,評級展望負面,并警告美國破產將引發下一次經濟危機。在公告中,大公明確指出,上層建筑對經濟基礎的長期負向作用使美國中央政府償債來源繼續惡化,對債務經濟模式的愈加依賴將持續削弱中央政府償債能力。

  大公認為,美國違背價值規律的畸形信用生態導致中央政府償債能力異化。資本的逐利性使美國金融部門通過資金產品和交易結構設計不斷延伸債權債務交易鏈條牟取更多利潤,脫離實體經濟的資本自我循環的虛擬增值模式為美國中央政府不斷吹大的債務泡沫提供生存空間。政府以國家名義背書,濫用美元國際儲備貨幣發行權不斷增加債務形成虛擬償債能力,美國畸形信用生態使中央政府的異化償債能力成為其伴生物。在國民經濟高度債務化的狀況下,美國政府仍然沒有吸取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機的教訓,枉顧其債務經濟模式的不合理性,采用開動印鈔機的方式讓信用繼續無度擴張。而以美國三大評級機構為代表的西方評級體系則成為這種擴張的推手,不但不秉持以評級揭示信用風險的責任,還給予西方國家不恰當的高評級,對積累信用風險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西方評級思想缺乏公平本質

  大公集團董事長關建中在其對西方評級思想的深入研究中,明確指出西方評級思想缺乏理論基礎,從其長期慣用的評級方法中無法提煉明確的、系統的評級思想表述,以此為基礎形成的評級方法何談嚴謹和科學。發動對華貿易戰源于特朗普政府對于中國的戰略焦慮,特氏美國對中國的錯誤研判不僅導致了激進對華策略的制定,也暴露了其經濟層面的意識形態化本質。2017年5月24日,美國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穆迪自1989年以來第一次下調中國主權信用等級,我國財政部當即表示,我國債務風險總體可控,穆迪采用了基于“順周期”的不恰當的評級方法,缺乏對中國法律制度規定的了解。一直以來,西方評級思想服務于政治考量和滿足債務人對自身利益的追求,因此失去了評級的科學性和系統性,在這樣的信用評級思想下是無法形成正確的評級方法的。

  大公評級思想的形成是基于對西方評級思想和體系的深入研究,通過研究規律、發現邏輯、構建理論、設計模式的思維方式開辟了一條人類認識信用世界的全新道路。大公強調了生產與信用、信用與評級兩對矛盾確立的評級對于信用經濟的主導地位,揭示了推動現代信用經濟發展動力的順周期與逆周期對立統一規律,評級通過揭示最大安全負債數量邊界阻止信用無度擴張而承擔著逆周期力量責任。在逆周期理論的指導下,大公獨創了《大公信用評級原理》,并通過對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根源的探索,指出金融危機的本質是信用危機,形成了與西方評級體系截然不同的評級方法。2010年,大公第一次作為非西方國家評級機構發布全球50個國家的信用等級,其中給予美國AA的評級,同年第一次給美國降級,后又分別于2011年、2013年和2018年三次給美國降級,成為改革國際評級體系、維護世界經濟安全穩定發展的先行者。

  世界經濟治理呼喚新秩序

  改革國際評級體系是大公民族品牌國際化戰略思想的重要實踐,旨在將中國人在信用評級領域凝聚的智慧貢獻給全世界,為世界經濟發展保駕護航。正如大公集團董事長關建中所言:世界經濟治理背離了信用經濟發展規律,未將正確評級納入世界經濟治理體系。創建世界信用評級集團、開展實施數字評級變革等一系列舉措,都是大公改善世界經濟治理體系的具體行動,在人類反思信用危機本源、尋找避免危機再次發生的方法的思辨過程中,大公直面現存國際評級體系的錯誤和根深蒂固的西方評級思想的話語權壁壘,從歐洲到香港,再到新興經濟體國家和地區,大公的聲音在國際評級舞臺上愈發響亮。

  中美貿易戰的硝煙似乎正在散去,然而視野之外的暗流涌動從未停止。減個稅、筑高墻、廣制裁為帶來了民調滿意率,也帶了對抗經濟全球化引發的潛在資本恐慌。信用危機正在對抗的陰影中積蓄力量等待卷土重來,只有全新的評級標尺才能突破世界經濟發展的掣肘,大公正在這條充滿布滿荊棘的道路上奮力前行。(文/佟岳)

幸运飞艇龙虎怎么区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