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國際信用評級集團

當前位置: 首頁 > 理論創新 > 理論研究與創新
理論研究與創新

信用評級與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

發布時間:2017-04-18 12:26:35    點擊量:

  信用評級與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

  關建中

  2017年4月12日

  基礎設施投資作為推動國家和世界經濟增長的新動力已成為國際社會共識。然而,這一付出世界經濟危機代價的認識成果并未取得實效,人們只是提出了基礎設施建設需要資金的問題,卻沒有從全局上找到這一問題的解決方案。現實情況是,基礎設施融資需求明確,市場資金供給充足,但因信用評級缺失而無法提供債權人投資決策時所需要的判斷債務人信用風險信息,難以搭建起投融資雙方進行資本組合的橋梁,使其成為基礎設施投資與世界經濟增長之間的一道鴻溝。因此,研究信用評級與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問題,設計全新的解決方案,就成為攸關世界經濟全局的關鍵。

  一、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轉換提出的時代挑戰

  基礎設施作為經濟社會發展所必須的公共產品,其與經濟社會發展互為存在的條件,前者的狀態決定著后者的活動半徑,后者的活躍程度又決定著前者的經濟和社會效益。長期以來,由基礎設施的公共產品性質所決定,基礎設施供給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之間的平衡是通過政府主導的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解決的,而政府的投資能力則由財政收入狀況所決定。在政府主導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下,伴隨財政收支不平衡日益加劇和政府債務增速超過財政收入增長的普遍化及常態化,繼續依賴財政收入或政府背書的借款方式已完全不能解決基礎設施投融資問題。在這一不可逆轉的背景下,尋求作為公共產品的基礎設施供給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之間新的平衡方式,構建市場主導的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就成為歷史的必然。

  政府與市場主導的兩類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的根本區別是,因債務主體不同導致信用風險形成機制變化所要求的信用評級差異。

  在政府主導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下,政府作為投資者,關注的是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社會效益,當政府作為債務主體進入市場為基礎設施建設項目融資時,債權人關注的是政府財政收入支持下的政府債務償還能力,而不是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本身的收益,此時,信用評級以政府財政收入為根基的償債來源與負債平衡做出評級結論,而不是基礎設施建設項目自身的風險狀態。

  在市場主導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下,債權人作為投資者,關注的是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經濟效益,當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作為債務主體進入市場為自身融資時,債權人關注的是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盈利支持下的自身債務償還能力,此時,信用評級主要以基礎設施盈利為基石的償債來源與負債平衡做出評級結論,而不是其它。

  當世界經濟發展將政府主導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推進到市場主導基礎設施投融模式階段時,人類對解決基礎設施投融資的注意力應該轉移到如何運用評級揭示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債務償還風險,向債權人提供可靠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償債能力信息上來。

  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歷史變革提出的時代挑戰是:

  1、創新基礎設施信用評級方法,填補這一世界歷史空白,讓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擁有直接進入資本市場融資的通行證;

  2、創新基礎設施盈利模式,讓基礎設施盈利成為其直接融資的基石。

  二、基礎設施信用評級方法創新

  基礎設施信用評級方法源自于其項目建設期和運營期兩階段信用風險形成因素的內在聯系。

  基礎設施建設期的信用風險來自三個層面:一是客觀環境對項目的影響;二是項目對經濟、社會與發展環境的影響;三是項目設計規劃實現的可能性,核心是建設進度和質量保障。

  基礎設施建設期主要信用風險因素包括:

  1、政治局面;

  2、財政收入;

  3、法律政策;

  4、信用環境;

  5、項目對經濟、社會與環境的影響;

  6、項目技術可靠性;

  7、項目管理保障。

  基礎設施運營期的信用風險分為三個層面:一是償債環境;二是盈利能力;三是償債來源,核心是償債來源保障。

  基礎設施運營期主要信用風險因素包括:

  1、政治局面;

  2、法律政策;

  3、信用環境;

  4、盈利能力;

  5、償債來源。

  體現基礎設施建設期與運營期兩階段特征的信用風險因素是具有內在邏輯的統一體,它是構建基礎設施信用評級方法論的基礎。創新基礎設施評級方法的難點在于,如何正確揭示基礎設施建設期的信用風險。基礎設施建設期是將投入資金轉化為實物形態的過程,其項目建設的形象進度與信用風險成反比,工程如期進行,風險就小,反之,風險就大,對其動態信息掌握的及時性決定著評級的可靠性。因此,需要建立信用信息迅速反饋機制及相應的體制保障,對基礎設施建設項目進行全程信用監控。由基礎設施建設期的信用風險特殊性所決定,其信用評級的動態性最強,信用風險預測期最長,技術水準要求也最高。

  為解決全球基礎設施因沒有評級方法而無法進入資本市場直接融資這一帶有全局性的問題,2016年4月8日發布的《大公全球基礎設施信用評級方法》實現了兩大創新:

  一是建立基礎設施信用管理體系,及時監測、收集、分析項目進度和質量風險信息,讓評級起到信用風險監控的作用。

  二是創立了信用工程學,把工程學方法引入信用評級,仿真模擬預測基礎設施建設期信用風險因素多維度變化的呈現形態,為預警其信用風險提供數字化技術保障。

  大公的這一評級方法創新為滿足揭示基礎設施信用風險所需要的信用管理與信用評級統一提供了技術載體,引領基礎設施進入了評級時代。

  《大公全球基礎設施信用評級方法》的應用對債務人提出了新的項目管理要求,那就是,必須重塑管理理念,把全程信用管理作為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核心構成和獲取公正評級的必要條件。

  三、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創新

  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創新的根本要求是如何設計基礎設施盈利模式。

  基礎設施的盈利源自于運營期的營業收入,有償使用基礎設施就成為其盈利的必要條件。

  基礎設施項目規劃設計之初就要把運營收入和盈利放在首位,充分設計商業和盈利模式,確保形成可持續的現金流,奠定償還債務的基礎,為項目直接融資做好準備。與此同時,還需要考慮基礎設施項目的社會效益,一個優秀的規劃設計,必須實現基礎設施自身盈利與社會效益的統一,這一點,在市場主導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下尤為重要。

  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創新在充分或優先考慮解決項目盈利所支持的融資能力問題時,最大的難點在于,如何找到基礎設施盈利與社會效益相統一的平衡方式。對此,我們必須以這樣的思維方式尋求解決方案,那就是,社會效益的實現條件是必須把基礎設施建設起來,而基礎設施建設必須先解決融資問題,但解決融資問題的前提又必須是基礎設施運營期能夠產生可持續的經營性現金流和盈利,于是就形成了盈利預期→融資→基礎設施→社會效益的內在邏輯。盈利是實現社會效益的基礎,一個優秀規劃設計下形成盈利能力的基礎設施必然產生社會效益,而有社會效益的基礎設施卻不一定能夠盈利。可以這樣認為,市場主導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正是基礎設施盈利與社會效益統一的模式。當然,政府作為社會效益的責任擔當者,有責任和能力從滿足社會效益出發,通過多種方式為基礎設施項目盈利配置更多的社會資源,成為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創新的推動力量。其實,信用評級與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創新并不難,困難的是,由于傳統思維方式牢牢地束縛著人們的創新行動,導致通過加大基礎設施投資阻止世界經濟陷入長期衰退的積極共識難以轉化為實實在在的成果。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勇氣和行動,而不再是豪言壯語和清談。

幸运飞艇龙虎怎么区分